陆奇:拨开百度迷雾的“局外人”

来源: 创业邦 2018-06-28 21:23:45

文|秦雯子

来源|新浪综合

5月21日下午两点,大厦内部会议室,和陆奇一起现身。

三天前,百度宣布,从7月起陆奇不再担任百度集团总裁、COO。消息一出,引发百度内外巨震。百度股价应声大跌9.5%,创下近三年来的最大跌幅。

那天的会上,陆奇第一个上台发言。他用‘三个非常’感谢李彦宏的信任,‘Robin(李彦宏)作为创始人把整个公司所有业务交给我一个人管,这真是非常不容易、非常难得,我非常珍惜。’有人问,离职是否与高管斗争有关。陆奇答,没有任何关系。

陆奇只出现了10分钟,便因赶航班提前离开。

这位身材瘦条、任何场合都是T恤加牛仔裤的57岁职业经理人,于一年多前空降百度。来之前他任副总裁,被誉为‘硅谷最有权势的华人’。《纽约时报》曾描述他,‘有非凡的耐力和狂热的干劲’。他自己的两句名言则是,‘永远保持战斗姿态’,‘在适当时候跳上适当的船’。

曾有媒体评价,陆奇在企业运作、管理以及制定决策方面,是技术男Robin(李彦宏)欠缺的。履职百度,陆奇被赋予推动这家IT巨头改革的重任。

然而,李彦宏从放权到重新收回权力,只用了 16个月。

焦虑感

相比离开时的匆忙,迎接陆奇到来时,有十足的仪式感。

2017年1月17日,鲜少在公众场合露面的李彦宏,专为陆奇开了一场小型媒体见面会,地点在百度大厦颇有蕴意的会议室‘青玉案’。百度的名字正是出自辛弃疾的词《青玉案·元夕》——众里寻他千百度。

会上,公布了陆奇的职权是负责产品、技术、销售及市场运营。资深互联网媒体人雷建平受邀参会,他看到李彦宏难得耐心地与人合影,‘看得出能请到陆奇(加盟),Robin的心情是非常好的。’

陆奇担任百度总裁和COO一职,被赋予百度创建17年来最大的权力,六大事业群副总裁向他汇报,他一人向李彦宏汇报。‘相当于除了李彦宏,其他人都降了一级。’有媒体评价。

选择陆奇,李彦宏自有道理。这位江苏农村出生的高材生,1987年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硕士毕业后,赴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读博。学成后在、雅虎从事搜索相关工作,进入微软前,他已经是负责雅虎搜索的副总裁。

微软当年声称,因为收购不了雅虎搜索,所以转而挖走负责搜索最牛的人。到微软后,陆奇负责一款名为‘(Bing)必应’的搜索软件,在强势的眼皮底下,他生生抢占到欧洲市场20%的份额。

‘百度靠技术,靠产品,靠运营。’ 一位前百度高层告诉《人物》:‘陆奇骨子里是技术范,又做过搜索,他来百度是比较符合逻辑的事。’

除了技术契合,更因百度近年需要一个局外人,拨开迷雾。从电脑到手机移动互联网时代,玩法发生变化,巨头们都有各自的烦恼。2014年前的玩法叫流量分发,只要有流量就有生意。阿里的商业、的社交、百度的搜索,各自流量性质不同,但都活得不错。

今日头条出现后,盈利模式转变为以内容分发为主的‘信息流’模式:在用户没有主动表达想看什么以前,后台已通过一套算法猜出你喜欢什么,投其所好。

此时,阿里依靠手机淘宝和支付宝,腾讯凭借微信,让AT两家都拿到了进入移动互联时代的船票,而搜索竞价广告作为单一收入来源,没找到下一个增长点的百度,在BAT中焦虑感最强。

‘明知落后了’的微妙心态在百度内部蔓延,一位百度基层员工的体会是,‘找不到北,抱头乱窜。’他形容2012年之后,每年公司都提出一些新方向,金融、欧洲业务、AI,提得最多的是线下变现(O2O)。他并不理解一个搜索公司投入200个亿做糯米团购网和融资2.5亿去送外卖是为什么,‘感觉每个方向都想去抓一点,但又没有哪个方向能抓得住。’

在前《福布斯》杂志副主编、互联网评论员尹生看来,把钱花在O2O布局上,是百度一贯战略的延伸,即让搜索框变得无所不能,不仅能搜到信息,还能搜到服务,‘但对O2O的过度关注,也在一定程度上让百度忽视了信息行业发生的其他变化,即更加以用户为中心的信息流。’

这些困境的最低谷是在2016年,一个叫魏则西的大学生之死,加上‘血友病吧被卖事件’,将百度的名声彻底打入地狱。多位百度员工向《人物》表示,他们一度很怕说自己是百度人,‘当时的调侃是,一出什么坏事,就说这个做法很百度。’群情激奋之时,还曾有人拉横幅在公司楼下抗议。

百度终于意识到变革的重要性,只是没有一个能推动改革的人。李彦宏自己曾说过:‘我不是那个最喜欢冒险的人,我冒的险都是我经过分析、研究之后,我觉得这个险值得冒才去冒。’

李彦宏展现出来的是随处可见的理性。一次,一名百度员工和李彦宏开会,他发现老板正在做一个excel表格,里面详细列出了七八辆车的性能、重量、价格,甚至后备箱的尺寸、座位的宽度。这名员工调侃说,‘在中国富豪中,你可能是最后一个亲手做一张excel表来权衡买一部车的人。’李彦宏看着对方说,‘我们还是要保持理性。’

百度一位离职高层觉得,与执行层面的高管不同,陆奇在视野格局上与李彦宏是相对平等的,能提供新的战略思维,同时陆奇也是一位精通技术战略和管理的全才,沟通能力很强。

‘Robin领袖做得太久了,需要新的观念来冲击。’上述离职高层认为,陆奇与李彦宏是难得的互补。

李彦宏(左)和陆奇(右)

李彦宏(左)和陆奇(右)

All in AI

陆奇接手总裁时,百度已是一幅杂乱无章的拼图:传统的搜索、手机百度,还有金融、O2O,以及新兴的AI业务。

李彦宏也不知道如何重组架构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挣扎近5年,2016年李彦宏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寻找下一个规模化收入的过程十分痛苦,他预测盈利业务在金融,也称人工智能是百度重要的战略。

关于百度如何转型,陆奇的想法简单明了—— All in AI(全情投入人工智能)。从百度的收购策略中可见一斑。2017年2月,百度以2700万投资新西兰人工智能初创公司8i;两天后宣布1亿美元收购智能家居公司涂鸦科技;3月,用1亿美元投资智能汽车公司蔚来汽车;7月,全资收购专注语音处理的人工智能公司。

在百度2017年前三季度90亿美元的收入中,约有12亿美元被重新投入研发,占13%,其中绝大部分都聚焦于人工智能。

百度对人工智能的急迫在一位老百度人看来是焦虑所致,‘AT两家的焦虑点是这么多钱赚不过来怎么办,百度的焦虑是,我的未来怎么办,所以会All in。’

陆奇对人工智能的笃定,与他在微软的经历有关。在微软时,陆奇主导了‘小冰’人工智能机器人的立项和研发。‘小冰’曾因入驻和美拍被国人熟知,自2014年发布以来对话量超过200亿。

‘小冰’大获成功的原因,在于她建立了一套自我进化的对话系统,即‘随便和我对话’,陆奇认为这意味着一个新的交互模式的出现,和一个新的时代到来。科技史上的大时代都伴随着交互革命,从个人电脑时代键盘鼠标与人的交互,到移动互联网时代,以手机触摸作为交互,到如今崛起的‘对话即平台’。

人工智能的对话能力,让各种知识、信息服务都运行其上,并形成生态环境的基础平台,这也是陆奇对人工智能的热情之源。

百度似乎天生具有人工智能的基因。在陆奇看来,百度懂数据、懂算法、懂大规模的集成,这是人工智能的核心,百度搜索就是AI早期的雏形。李彦宏也这么认为,他在2018年1月的极客大会上谈到,‘搜索本质上就是个人工智能问题,用计算机搞懂人。输入想要找的东西,计算机猜测用户到底想要干什么,满足他的需求。’

在All in AI之下,陆奇按‘主航道’和‘护城河’,‘关键使命’和‘非关键使命’四象限划分百度业务。AI和信息流成为主航道业务,拥有资源调配的最优先权,能纳入护城河的则是百度优势产品如搜索等。有些则纳入护城河中的非关键使命,如百科、知道、地图等,几乎少有新投入。而百度医疗、外卖、糯米团购等O2O业务则被手起刀落,砍掉或转手。

简而言之,百度的新战略就是用搜索、信息流赚的钱,补贴到烧钱的人工智能研发中。

对于AI方向的确立,在一位离职的高层员工看来,这是陆奇试图构架百度产品的‘履带式发展’。‘像淘宝App出来后,带出支付宝、阿里云、蚂蚁金服,每个产品都卡在风口上,一个带一个,变成产品矩阵,可以抵抗风险。百度若作为一家AI公司,可以根据搜索提供的数据,形成用户画像,构造出信息流产品、视频产品、金融产品等等矩阵,AI技术可以为很多产品赋能。’

陆奇加入的第119天,李彦宏给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内部信。在信中,百度罕见地更改了自己的使命,从‘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’,改为用‘科技让复杂世界更简单’。李彦宏解释,新使命包含旧使命,又比旧使命范围大,体现AI将对世界带来的改变。

陆奇的一刀切,不是没有争议。‘像地图、贴吧,明显也可以做很多事。’一位百度地图离职员工谈到,许多人对此不满,一些事业部的高管陆续出走。

一位百度离职高层告诉《人物》,在他离开后,常常有前下属向他抱怨,对未来感到茫然与不确定。

2018年3月,有人在内网向陆奇提问,感觉部门一直在变动,个人没有参与感和目标感。陆奇回应,应该要接受适当的调整。

‘公司变革最大的挑战是情感关,一是对事,一是对人。’在尹生看来,对事是指一些投入太多精力,不愿轻易割舍,但又不符合公司长期方向的业务,对人是指跟随多年的人,已不适合未来发展,‘创始人在自己下不了决心时,往往会找一个人来做。’

陆奇就是快刀斩乱麻的那把刀。

百度的移动互联网产品

百度的移动互联网产品

士气

陆奇出席活动时,几乎都是T恤加牛仔裤的打扮,精瘦的身材,一幅金丝边眼睛,常露出男孩般的专注与好奇。

与陆奇开过会的一位百度高层描述,陆奇很少尖锐地提问,而是用不少例子去启发下属。他一般不看概念性的东西,直接看怎么操作,他会讲到美国有什么案例,腾讯阿里又是怎么做的,‘他的格局开阔,又很温和,很有个人魅力。’

而一位百度基层员工参与过陆奇当评委的‘黑客节’,他对陆奇提问之细致印象很深,‘一个AI的项目,他会直接问具体的算法和编程,而一般高管大多只问问等比较虚的东西。’

多位百度员工表示,陆奇身上能感受到一种工程师文化,强调就事论事、实事求是。尹生认为,百度一直有工程师文化基础,讲究‘简单可依赖’,陆奇来的一个目的就是激活这一文化。

陆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在一家大公司创新和改革,最关键是文化。但文化建设并不简单,百度大公司病由来已久。

李彦宏曾在内部讲话中谈到,如果用一个简单机械的KPI往下分解和传递,那么很可能到基层到一线员工时,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要干这个事。而在一位百度基层员工看来,百度层级之深,底层的波动,上面往往是没有感觉的。

此外,山头林立,部门利益纠葛,导致效率低下。一位前百度中层员工告诉《人物》,之前百度四个大事业部都有自己的财务室,营收各自负责,跨部门很难合作。他曾去某个事业部提取数据,‘审批链从经理到高级经理、总监,以及对方的总监,最终决定权还在那边,说不批就不批。’

创新的热情也在这层层纠葛之中泯灭。一位基层员工曾发布一个创意,总监看到后,觉得不错,但后续推进时,各层级表现出来的态度是,不温不火,爱做不做。‘多做的东西没有独立的KPI,你有了收益,人家可能觉得不算他们的。万一失败,谁担责?’这位基层员工认为,公司大了之后,很多人只想不求有功但就无过。

在尹生看来,百度前几年可能有点信心不足,管理上也有些大公司病,部分管理人员可能会首先各求自保,而这容易导致山头林立,人浮于事,致使对创新不敏感。

陆奇已经发现了问题所在,他的药方之一是启动‘新风会’。从去年11月中旬开始,每一个月,陆奇都会面向员工做一次主题分享,前三次的主题分别是:战略、文化和信息流。会场很大,能容纳1000人,员工可以现场互动或看视频直播。

‘新风会’的目的就是让陆奇可以和员工直接交流,员工的提问也非常‘简单粗暴’,从数据资产的壁垒如何打破,到KPI和用户体验中如何选择,甚至连电脑硬盘太小的问题也会提出。对于这些问题,陆奇从不回避,直接作答。

陆奇也会在内网上直接答复员工。一位基层员工问业务上具体的事,陆奇在后面亲自答复了几百字。‘这好比将军去一线部队视察,跟你握手、交流,大家马上士气就上来了。’上述基层员工说,之前都是一线同事回答,从来没高管直接去答复。

陆奇最被人称道的是他的勤奋和打仗作风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他加入百度没多久,就将百度总监级别以上的中层找了一个遍,挨个谈话。陆奇通常每天只睡4小时,早上六点抵达百度总部办公,一直到深夜才离开。他召集的会大多数站着开,半小时肯定开完。开会前,他会把所有与会人员提交的资料都研读一遍,然后在会上直接发问。

李彦宏在2017年6月的工商联内部报告会上评价陆奇,‘工作极其玩命。’

陆奇来后,公司最高光的时刻是在去年7月5日,百度AI大会上,发布了无人车、智能系统等产品。在现场的雷建平对陆奇印象非常深刻,‘他控制了全场。’

当陆奇连线五环上坐无人车的李彦宏时,双手在空中打圈,引得现场一片尖叫。一位基层员工谈到,‘他的演讲给人的感觉是,我们就是牛逼,就是NO.1,那时脑子里还能想到的第二个人是。’

高涨的士气马上反应在资本市场。那个7月,百度比的市值只高6亿美元。在7月5日之前,雷建平已经把稿子写好了——京东代替百度成为ATJ。就是因为那场AI大会,百度的市值一下子上去了,如今已拉开京东180多亿美元距离。

‘陆奇不能说没有功劳。’雷建平说。

陆奇在百度AI大会上

陆奇在百度AI大会上

骤辞

All in AI的声势虽然浩大,但具体收益并不理想。

2018年第一季度,百度营收同比增长29%,但AI明星项目自动驾驶并没能为百度带来实际收益。各路分析师一旦问到自动驾驶商业化问题时,陆奇都闪烁其词,不肯正面回答。

李彦宏对AI的前景也表现得不够有信心。在今年1月的极客大会上,当有人问起‘All in AI’时,李彦宏表示,‘我是非常相信AI的’,但他同时又表示,AI会通过很多硬件形态体现出来,没准最能体现AI的,最后还是手机。

陆奇担任总裁之后,百度在大公司运转模式上,并无根本性变化。多位员工表示,除了能在士气与信心上感觉有所变化,平时还是做自己的事,变化不大。

但事实上,这一年多来陆奇并未拥有两项关键权力——百度CFO余正钧和高级副总裁刘辉分别掌管的财权和人事权,这两人都向李彦宏直接汇报。

让情况更复杂的是,李彦宏的妻子马东敏和陆奇几乎同时期空降百度,她负责投资,职位是董事长助理,这被视为百度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投资反应迟缓的弥补。据《财经》报道,马东敏比较强势,而且特别能干特别能说特别有魅力。她在百度持股比4.68%,投票权占15.5%,有很高话语权。

马东敏的看法常常与李彦宏不一致。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告诉《人物》,在一位高管和李彦宏夫妇就餐时,李彦宏兴高采烈发表一通想法后,马东敏望着这位高管问,‘你觉得他说得对吗?’

‘办一件事,相当于要两个人点头。’一位接近陆奇的朋友透露,他解决不了CEO夫妻两个的矛盾。

在陆奇卸下总裁前,已有细微征兆。比如他入职后,不管是陆奇亲自挂帅的AI业务,还是属于搜索部门的信息流业务,各业务群负责人都向陆奇汇报。但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,李彦宏亲自带信息流团队,2018年以来,陆奇也很少过问传统搜索业务的事。

与此同时,百度高层也在调整。4月18日,被称为百度最年轻副总裁的‘李叫兽’李靖在朋友圈宣布离职。与此同时,‘百度七剑客’之一的崔姗姗也回归了。

崔姗姗于2000年1月加入百度,是‘百度七剑客’中的唯一女性成员。2010年7月,崔珊珊从百度离职,专心养育子女。此次回归百度,她将担任百度文化委员会秘书长,主管人才小组和文化建设。

无论怎样,在百度的16个月,陆奇算是阶段性完成了使命,他不光推出对话式AI系统以及针对自动驾驶技术的阿波罗两大开放平台,更重要的是重组了百度架构。陆奇任总裁期间,百度股价累计增长了50%以上,同时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增长。分析师托马斯·庄称,陆奇在百度的AI转型过程中‘功不可没’。

陆奇用大权在做完方向调整、人事重组之后,权力似乎到了重新定义时。在尹生看来,第二阶段是公司建立什么样的治理结构,决策机制是什么,可能考虑的是5到10年的一个选择,再往前走,涉及到人工智能、信息流如何布局,这都是需要真金白银去投入的。

‘优秀的职业经理人多,但真正的变革者很少。’在尹生看来,在微软的经历能说明陆奇是一个优秀的职业经理人,能负责一块核心的业务,但他缺少一个机会证明自己能做一个变革者,也许当时在他看来,百度就是这样的机会。

自宣布卸任百度总裁后,陆奇一直保持沉默。6月4日,陆奇在回复《人物》的邮件中说:‘由于我现在所处的状态,我不会接受任何采访。我希望能得到你的理解。’

标签:

【版权提示】APX创业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。未经许可,任何人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。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,烦请提供版权疑问、身份证明、版权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kefu@apinxuan.com,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。

参与评论

0/140